瓦房店翻译公司 瓦房店翻译公司 瓦房店翻译公司
123

93岁屠岸翻译莎翁 与原诗贴心拥抱

文汇报记者 许旸

  尽管译文已炉火纯青,是公认的权威译本,但屠岸依然说:“如有机会,我还将再进行修订,这是我一辈子的工作。”

  他曾任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,但名片上却始终印着三个“头衔”:诗爱者,诗作者,诗译者。

  他从不以“翻译家”自称,却被中国翻译协会授予“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”,这是国内翻译行业的最高荣誉。

  从上世纪40年代在上海的一家旧书店偶遇 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》,因热爱而翻译,到1950年出版第一部中文全译本,再到之后几十年间不断琢磨、修订,屠岸的译本陆续被近10家出版社出版,累计印数逾60万册。

  明天,为纪念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,上海图书馆、上海人民出版社主办的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》线装珍藏本新书首发暨诗歌朗诵会将在沪举行,屠岸特地从北京赶赴上海,亲自用英文吟诵莎翁原诗句;同一天,思南读书会2016世界读书日主题活动聚焦“汤显祖和莎士比亚:从翻译看东西方文化交流”,屠岸作为嘉宾,将与读者分享他在翻译十四行诗时的点滴收获。

  天才莎士比亚在“作茧自缚”的十四行诗格律中游刃有余,这严谨的自由令人着迷

  有一种说法,文学经典的译本,生命只有30年,顶多50年,因为译入语不断发生变化,要“与时俱进”,必须要有新译本来代替。屠岸深以为然,此前他数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谈到,对于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不断修订,是他“一辈子的工作”。在莎士比亚的百余首十四行诗中,他尤其偏爱第十八首、二十九首。不妨来看一下早期第十八首的翻译和后来的修改。

  但是你永久的夏天决不会凋枯,你永远不会丧失你美的形象;

  死神夸不着你在他影子里踟蹰,你将在不朽的诗中与时间同长;早期译本里的“凋枯”、“丧失”、“踟蹰”,在最新版本里分别改为了“凋败”,“失去”、“徘徊”。

  细细品读,不难发现,改动过后的诗句更有韵律感,用词上也更合乎现代常用语习惯。

  “一般来说,诗的格式越严谨,给诗人自由发挥的余地就越小,然而天才的莎士比亚却能在这‘作茧自缚,的格律中游刃有余,挥洒自如,而且音调铿锵悦耳,非常适合朗诵。尤其是每首诗的最后两行,常常既是全诗的点睛之笔,又自成一联警句格言。”屠岸倾心于这种“严谨中有限的自由”。

  十四行诗作为一种为歌唱而作的抒情短诗体裁,源于意大利民间,文艺复兴初期盛行于整个欧洲,有十分固定的格式,就像中国格律诗。在屠岸看来,作为一位诗人,莎士比亚的伟大在于,他对传统十四行诗形式作了大胆革新,将十四行诗分为两部分,第一部分为三个四行诗,第二部分为一个两行对句,按四四四二排列,每行十个音节,采用抑扬格五音步的韵律。这样的格式被后人称为“莎士比亚式”。经他改造后的十四行诗换韵更加频繁,音韵的表现形式更加多样。

  从上世纪30年代起,莎氏十四行诗陆续被译介到中国,早期译者有丘瑞曲、朱湘、李岳南、梁宗岱、方平、梁遇春、袁水拍等。可惜的是,一直没有一部完整的莎氏十四行诗集问世。40年代,屠岸在生肺病的恢复期间投入翻译,历时几个寒暑,终于完成莎氏全部十四行诗的翻译。除了译诗,他还在每首诗后面写有数百字不等的“译解”,补充分析诗句。这是屠岸译著不同于别人的特别之处,曾受到冯至先生的称赞。此书经好友、上海 《大公报》 副刊编辑刘北汜介绍,列入文化工作社“译文丛书”,于1950年在沪初版。这是我国第一部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文全译单行本,立刻在当时的青年人当中口口相传,风靡不衰。

  但屠岸并不满足,此后他一直在琢磨和寻觅更合适的用词、更准确的停顿。1962年,屠岸首次登门拜访请教倾慕已久的卞之琳先生,让他高兴的是,卞之琳肯定了屠岸 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》 译本,但认为还需修订加工。“先生还亲自为我翻译第一首诗作为示范,但可惜这份手稿不小心弄丢了。”屠岸说,卞之琳并不完全同意严复提出的“信达雅”翻译三原则,他主张全面求信,神形兼备,在“形”上要求以顿 (音组) 代步,韵式依原诗,亦步亦趋。屠岸还记得当时向他请教这一观点:如果信而不达,即不信;如果信而不雅,也就不信,因此“信”包括了“达”和“雅”。“卞之琳没反对,我想先生应是默认了”。

  于是,屠岸根据卞之琳的教诲和示范,对莎翁十四行诗进行全面修订加工。1987年的一次研讨会上,卞之琳特地提到,屠岸用“音组 (顿、拍) 对应原来的音步,照原来的韵脚安排,翻译了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,随后也用这个诗体写诗,得心应手,不落斧凿痕迹。”这番鼓励和鞭策令屠岸终生难忘。


瓦房店翻译公司推荐阅读


热门城市:

在线客服

QQ客服一
在线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二
在线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三
在线咨询